北票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期货江湖混战谁具终极大佬相

发布时间:2019-11-09 20:03:40 编辑:笔名

  期货江湖混战 谁具“终极大佬”相

  随着金融改革大幕拉开,鲜活的金融主体或如猛虎下山,或似小鹿惊惶张望。

  有这样一类机构,他们不差钱,不差优质客户,还坐拥无数房产和柜台,他们是传说中的“富爸爸”——银行,是综合金融服务体系的头号主角。

  据中国证券报了解,继券商系开启了收购期货公司的第一波浪潮后,银行也加快了对期货经纪业的渗透。虽然银行直接收购期货公司尚未放闸,但曲线收购、间接控股早不乏案例。

  在业内人士看来,商业银行庞大的客户群体,雄厚的资金实力和便捷的技术支持,这些都是期货公司梦寐以求的。而在风险对冲、套期保值、资产管理、自营业务投资平台的扩展等方面,银行对期货业务亦有迫切的需求。

  如果像银行这样的猛虎下山,期货市场将发生那些变化?“银行来做经纪,我们就啥都不用做了。”期货行业悲观者如是想。而乐观者认为,银行参与期货的体制障碍长时间内难以打破,这将限制其种种优势的发挥,进而难以撼动期货业的格局。

  然而,若银行获准大规模介入期货业务,期货业将迎来新一轮的发展提速和大洗牌,最终券商系期货公司、银行系期货公司和实力非常强的传统系期货公司或“三足鼎立”。

  曲线试水:银行系期货公司加速现身

  “银行兼并期货的浪潮来了。”永安期货副总经理石春生日前在接受中国证券报采访时表示,在金融混业经营的改革大潮中,很多银行或成立大宗商品部,或主动参与做市,或尝试收购期货公司。

  尽管分业监管的障碍尚未解除,即银监会管理下的银行参与证监会管理下的期货业务的牌照尚未放行,但在加速布局“全牌照”的战略下,银行间接控股期货公司的“星星之火”渐起。

  今年年初,中国建设银行控股的建信信托以77.07%的持股比例成为良茂期货的控股股东;4月,另一家银行系信托公司兴业信托成为杉立期货的第二大股东;同样在今年4月,港交所与民生银行香港分行签订合作备忘录,民生银行副董事长兼行长洪崎透露,民生银行未来会继续拓展商品业务,也会考虑收购期货中介公司。

  事实上,当众多银行还在纠结于现有政策桎梏时,中国银行早在6年前就悄然成为第一个“敢吃螃蟹的人”。2008年1月,中国银行通过旗下孙公司中银国际证券注资7500万元设立中银国际期货—“国内首家既有国有商业银行背景,又有创新类券商背景的期货公司”由此诞生。

  工商银行则选择了海外布局。2009年5月,工商银行子公司工银国际获得香港证监会颁发的受规管活动第二类牌照,即可从事全球认可市场的期货及期权合约的买卖。今年2月,工商银行收购标准银行公众有限公司60%股权,成功进入伦敦大宗商品交易市场。

  在南华期货副总经理朱斌看来,这些银行之所以成为先行者,归因于其过去与期货的交集较多,对期货工具的认识逐步加深,“不是将期货理解为投机性市场,而是对它的贷款业务有帮助,对它的风险管理有帮助,比如工商银行的‘纸原油’业务与国际市场挂钩,可以在海外市场做风险对冲,兴业银行在贸易融资中也与期货机构合作较多。”

  截至目前,银行系期货公司仍是凤毛麟角,其中中国银行旗下有中银国际期货,工商银行旗下有工银国际期货,建设银行间接控股良茂期货,兴业银行亦间接控股杉立期货。此外,招商银行和招商期货、中信银行和中信期货分别是兄弟公司。

  银行系期货公司为何在今年加速出现?业内人士认为,这既是期货市场发展较快的结果,也是银行积极布局大金融平台、借力期货创新业务及境外期货业务的需要。

  “随着国内衍生品市场的快速发展,特别是金融期货及未来期权的推出,金融企业混业经营的趋势愈发明显,作为金融行业的顶层,银行肯定不会放过国内衍生品市场发展所带来的契机,这是银行收购期货公司的主因。”光大期货研究所所长助理李宙雷表示。

  “通过控股期货公司,银行能够将自己的业务领域延伸到充满潜力的衍生品市场,从而与原有的业务结构相辅相成构建大而全的金融集团。”海通期货研究所所长高上告诉,当前银行迫切需要国债期货对冲市场风险,对参与利率衍生品、外汇衍生品和期权的积极性很高。

  中信期货副总经理景川同时指出,期货市场将是未来金融市场的最后一个高速发展的金融领域,银行的高净值客户需要多样化的资产管理产品,而期货衍生品市场为他们提供了新的选择。

  “收购期货公司后,银行的金融牌照更为齐全,期货行业具有优势的风险管理能力、商品研究体系和产业服务能力会被银行进一步吸收和提升,从而增强其金融产品的创新能力。”长江期货总裁助理夏凉平说。

现实
烘焙
德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