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票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李肇星忆安理會开會日本汏使发言前竟睡著孒

发布时间:2019-11-22 21:03:03 编辑:笔名

核心提示:当我请日本大使发言时,这位大使可能是年龄大,太累,也可能是会议内容乏味,他报名发言后不久就睡着了。我又叫了一遍,他才被坐在后面的助手叫醒。

本文摘自:《南京》2014年03月12日第B05版,作者:李肇星,原题为:《说不尽的外交》

我到联合国没多久就发现,在安理会,各国大使都是大腕,有架子,开会常迟到,可谓自由散漫。开会时间到了,有的大使还在走廊里聊天。这时,安理会主席就用木槌敲桌子,提醒大家开会。有一次我举手发言,建设性地抱怨说,主席先生这么敲槌子,等于惩罚已经到会的人,没有到会场的人却听不见,这不公平。英国大使戴卫勋爵开玩笑说,对,支持李大使的意见,他还建议安装一个电铃,主席一按,走廊上的人也能听到。我表示赞成,又提了一项补充条款:把电铃的线连接到附近大使们常去的咖啡厅。于是,那次安理会经过表决,批准一项专门预算,不到400美元,设立一个提醒开会了的电铃,大家管它叫李氏铃(Li Bell)。这算是我代表中国对联合国安理会所做的一点儿贡献。

2005年9月19日上午,我以外长身份在第60届联合国大会发言后,很快赶到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经常使用的不结盟磋商室会见澳大利亚、荷兰和南非外长,计划与每位外长各谈20分钟。我与澳外长唐纳谈到第19分钟时,房间天花板上突然传来清脆悦耳的铃声。唐纳看了一下表说:李外长,我知道还有1分钟,但也用不着把你为安理会贡献的李氏铃搬到这间小屋吧!会议室里响起一阵笑声。

这时,荷兰外长在不结盟磋商室外已等了1分半钟。当我送唐纳外长走出会议室并迎接荷兰外长时,对方故作严肃状说,看来李氏铃对李本人已不起作用,中澳外长的谈话超时1分半才结束。

安理会主席由常任理事国和非常任理事国按国名的英文头一个字母(如第一个字母相同,再按第二个字母,依此类推)顺序按月轮流担任,任期一个月。常任理事国通常由其常驻联合国代表出任,而非常任理事国,特别是一些中小国家有时由外长来当主席,或由外长当一段时间,主持一两次重要会议,风光一两次。常任理事国外长在遇到重大热点问题时也参加安理会会议。

我担任安理会主席时,秘书处给我派了一个秘书,专门登记发言的人数和次序。想发言,就把桌上自己国家的木制标牌竖立起来,表示向这位秘书报名。

在安理会发言有三句必要的套话。如轮到某位大使发言,要先说,感谢主席先生给我发言机会;尔后说,祝贺(前一位发言者)某某大使的精彩发言,然后才转入正题,说自己的话;发言的最后一句是谢谢主席先生相当于说句号。

有次开会我按顺序点名,请发言。当我请日本大使发言时,这位大使可能是年龄大,太累,也可能是会议内容乏味,他报名发言后不久就睡着了。我又叫了一遍,他才被坐在后面的助手叫醒。这位老大使有板有眼地开始说:感谢主席先生给我发言机会,祝贺某某大使的精彩发言全场哄堂大笑,因为他祝贺的那位大使还没有发言。

日本大使马上意识到自己搞错了,但他久经沙场,临场应变经验丰富,慢悠悠地解释说:今天安理会的讨论不热烈,气氛沉闷。我故意说错话,让气氛热烈一点儿。大家又都笑了。

在安理会,最活跃的角色当属五个常任理事国。五常大使谈完正事后也会聊些轻松话题。有一次,奥尔布赖特建议五常大使都学用电脑,在电脑上打自己的发言稿。她是教授出身,早就会用电脑写书。但英国大使说他年纪太大,不想学了。俄罗斯大使说,他有秘书,不用学。法国大使是着名作家梅里美的侄子,爱好广泛,他表示,他有空得打马球,没时间学。我在当时五常大使中最年轻,资历最浅,最后发言:就发扬民主吧,我服从多数。奥尔布赖特那么好的一个建议没能通过,我至今没有学会电脑打字。

回转窑设备
辽宁爱宠网
家居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