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票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昌河罢工一场政治与利益的博弈

发布时间:2019-12-01 18:11:40 编辑:笔名

昌河罢工:一场政治与利益的博弈

不出意外的话,在即将到来的一周里,昌河汽车新的总经理人选便会尘埃落定。

这一号称“在昌河汽车内部产生的管理团队”,究竟将如何代表并平衡长安、昌河与景德镇政府之间的利益还是未知,但有两个关键人物的职位任免,却足以透露出目前涉事三方的真实态度。

这两个人,其一是曾代表长安入驻昌河,并在罢工事件中激动喊出“你们不整死我,我就整死你们昌河”的原昌河汽车总经理李黎;而另一个则是洋洋洒洒撰写出近40页的《告昌河同胞书》,并建议昌河选择“昌河三基地+江铃+合肥江淮+铃木”这样联合发展道路的某昌河系副总经理。

但无论怎样,维稳正在成为三方共同的目标,而在这样“共同目标”的指引下,曾喊出“让昌河脱离长安”口号的那部分人的愿望也正在落空。

不过,这并不表明涉事三方的较量便已叫停。事实上,当昌河汽车党委书记程冬久表态“昌河汽车和铃木仍然有深远的战略合作,铃木退出的质疑纯属无稽之谈”时,言外之意就是长安与昌河之间的暗流依旧汹涌。

此前,长安集团董事长徐留平的说法是“铃木早在5年前就已经决定退出昌河铃木,并已经决定不会再向昌河铃木导入新产品”。而这两种截然不同的“隔空对质”让铃木的角色在事件的发展中也变得微妙起来。 目前,铃木的态度在各方人物的陈述中只是在以“被转述”的形态出现,而铃木自身却没有做出任何回应。不过,考虑到整合长安铃木与昌河铃木是铃木长久以来的愿望,而这个愿望的实现只能依靠长安,所以铃木的最后选择不出意外应该会把选票投给长安。 同样没有表态的还包括昌河汽车生产资质的受让方长安马自达。它曾经迫切渴望脱离重庆,实现单飞,但事态的僵持,却不得不让它的独立计划一再延后。

长安马自达的问题显然没有铃木那么好解决。因为现在,一汽集团同样对马自达虎视眈眈,如果马自达被迫将本就为数不多的车型资源转移到一汽,那么长安本就薄弱的合资领域是否会再度失去一棵可供扶持的摇钱树?

对于这个问题,长安没有给出答案,“我们会把情况跟马自达说明,相信他们也会理解这次事件的发生。”徐留平称。这一暂时难以解答的难题也印证了长安马自达正在成为长安的软肋。

这或许也揭示了“罢工事件”的涉事三方为何会把昌河作为真正的筹码。在长安目前的经营中,盈利能力不强正在成为其落后于上汽、东风等企业的“心头痛”,所以加强合资板块的调整和盈利能力已成为它未来几年的主要任务;而昌河对于长安最有价值的资源,不是其产量,更不是其工人以及那些生产基地,而是它的壳资源,将直接撼动长安与马自达之间的合作。

当对事件的分析进展到这一点的时候,谁要阻止这样的连环策?闪现在幕后的身影想要通过罢工形成什么样的利益交换?牺牲昌河究竟动了谁的奶酪?也许更值得深究与探讨。

“事实上,如果纯粹从市场化的角度来讲,昌河汽车过去的发展已经证明了它并不是一个成功的企业。” wer亚太区汽车市场研究总监曾志凌(微博)坦陈,“长安与昌河的重组,纯粹是一种行政摊派,双方没有互补,却仅是一种数量上的增加。这才是所有矛盾的根源。”

也许,“昌河事件”进展到现在,究竟孰是孰非已经不再重要,留给我们更多的则是反思。假如这种具有浓厚地方保护主义色彩的行政区域干涉仍然存在,假如“看不见的手”仍然要屈服于“看得见的手”,假如有关部门仍只是不计后果地只允许“大鳄去吃掉小鱼”,那么“昌河事件”真的会仅仅是一个个案吗?

(值班:高睿)

智能
分娩期
饮食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