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票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委员献策撤点并校后农村孩子的午餐谁来管

发布时间:2019-11-28 16:25:05 编辑:笔名

委员献策:“撤点并校”后农村孩子的午餐谁来管?

王亚萍(化名)的家在北京市延庆县张山营镇西羊坊村。她上学的学校在另一个村子,叫靳家堡中学。从她家到学校的路程大概有6公里。

早上5点多,天还没亮,15岁的王亚萍就起床了。

6点左右她匆匆吃过早饭,便和村里的5、6个孩子一起,骑着车打着手电筒出发上学去了。由于山路不好走,骑车到学校差不多要1个多小时。

家里的早饭有一个鸡蛋,这对王亚萍来说算是比较丰盛的,因为她下一顿饭,就得等到晚上回家才能吃。因为学校没食堂,每天中午,王亚萍只得和同学们一起到校门外买些零食充当午饭。家里没有给她多余的零花钱,因此如果每天中午能够吃上一碗泡面,王亚萍就很知足了。

实地调研:农村非寄宿制学校学生午餐没人管

我本身就是一名人民教师,据我了解,这是一个普遍现象。最近几年,随着农村 撤点并校 的开展,一些不具备办学条件的农村中小学被撤并后,好多学生的家离学校很远,往返要走十几、二十几里路,中午回不了家,学校又没食堂,学生们只得用零食当饭。 作为北京市延庆县第一职业学校的一名老师,北京市政协委员田毅敏注意到这个问题,并于今年提交了一份关于《农村非寄宿制学校解决学生用餐问题》的提案。

为实地了解农村孩子的午餐问题。11月下旬的一天中午,随田毅敏委员来到了位于延庆县西北部的靳家堡中学。当时,已近中午,从校门口望去,一群孩子在操场中嬉戏,操场并不算大,还有一部分学生在学校附近的小卖部买零食吃。 你看,由于学校没有专为学生们提供午餐的食堂,孩子们只得自己来搞定这顿所谓的 午饭 。 田毅敏委员为介绍。

在校门口见到了刚从小卖部出来的王亚萍。一双小手紧捂着一碗刚泡好的方便面,陪着她往前走,距离小卖部不远有一家卖米线的饭馆,隔着玻璃两名女同学在向王亚萍招手。走进饭馆后,看到虽然只有四张桌子,但却坐满了穿着校服的学生。

我真是羡慕班里那些住在学校附近的人。不说别的,就冲每天中午可以回家吃饭,我就羡慕得不得了。 王亚萍对说。

农村 撤点并校 引发后遗症

延庆县地处北京市的西北部,距北京市区74公里。就延庆县而言,农村非寄宿制学校(不含县城学校)38所,其中中学9所,小学30所,涉及学生7024人,其中中学1648人,小学5476人。

靳家堡中学大概有140多名学生,离学校最近的村是中羊坊村,住在这个村的学生们由于离家近,每天中午可以回家吃饭。但由于 撤点并校 ,有相当一部分学生住在学校西边的西羊坊村和学校东边的上郝庄村,这两个村离这个学校都相差5、6公里,每天中午让学生们回家吃饭太不现实。

不过据我所知,靳家堡中学过不了多久也要被拆分为两部分,分别并入另外两所更远的学校中。到时候,恐怕会有更多的学生不能回家吃午饭了。 田毅敏委员说。

从2001年,为优化农村教育资源,让农民孩子也能享受城镇教育,不少农村的 麻雀学校 、 乡村小学 走上了撤并的道路。 撤点并校 有助于教育资源的整合,有利于提高办学质量。但与此同时,对于公共配套设施尚不完善的农村来说,学校的撤并给孩子和家长带来的交通安全、食品安全等众多生活不便的问题不容忽视。

近年来发生的一系列校车事故,其最根本的原因正是农村撤点并校后导致 上学远 而引起的。 田毅敏委员说: 同样,农村孩子的午餐问题也是因为 撤点并校 后,配套政策没有到位而产生的,这些问题亟待得到有效解决。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杨亚飞

相关热词搜索:委员 献策 孩子 午餐

上一篇:T字头列车10日起通过互联售票 预售期11天

下一篇:贵州省公路局党委书记因公路建设受贿窝案被查

设计
永济律师事务所收费
狗狗